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圆心角的博客

修身洁行,言必由绳墨。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人只有时刻保持着幸福快乐的感觉,他才会使自己更加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只有快乐,愉快的心情,才是创造力和人生动力的源泉,只有不断自己创造快乐,与自己快乐相处的人,才能远离痛苦与烦恼,才能拥有快乐的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2015-11-23 16:46:09|  分类: 趣闻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闲走漫云  三部曲】
文丨江南久久
图丨简       白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木心·题记
        今秋的某个周末,曾与好友顽主夫妇一起邀约了摄影师简白、猜火车等一行七人,慕名驱车前往南漳山里,历时两天,寻访了中国古农耕文化活化石的景观村落——漫云。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在11月5日市文联组织的"襄阳文艺采风团"活动中,我又再一次走进了这个古朴宁静的小村落——漫云。
 
       与一个本土作家朋友聊天时,他的一席话,正好切中了我的真实感受:“漫云,其实叫慢云才好。漫在山里的时间是慢的,云也是慢的,村落里完全处在古朴中的一切,都是慢慢的。”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包括我们一次次前来,一次次行走在漫云村的暮雨晨辉、村庄街道、田间地头、山林古寨的步伐,也是慢的……
 
        包括我的旅行游记也变得悠然散漫,涓水般缓流……
 看 漫 云
——————————
    第一部  
        漫云这个座落在襄阳市南漳县巡检镇境内的自然村落,自2009年以来,早已是网络上旅游搜索的热门景点,驴友出行时追捧的攻略要地,更是文人拍客们心中的世外桃源。这个方圆2.5平方公里,总占地面积不过14平方公里的小山村,正在人们对其四季不同风景的各种分享中,津津乐道,娓娓动听。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而我,仍然愿意凭我眼睛的所见,凭我耳朵的所闻,来赘复,来记录我与漫云村的亲历接触。
 
        那天从襄阳市区出发,在车载导航中录入"漫云"搜索未果,便试着再次输入甘溪村,显示为108公里。这个里程不长的自驾行,更多耗费在从028县道甘溪段分岔处之后,从那里急右拐至一条碎石子铺成的土路上,无导航状态东行约一公里,进入漳河峡谷,再西行六公里进入目的地漫云村村口,一个叫城门的地方。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站在城门所在的山口,可俯瞰层叠在脚下山腰上的梯田、一座形态酷似卧鼠的独山、一棵直径过一米的古皂角树,还有隐约于山坡和林木之间的古民居村落。
 
        原来,在战乱频繁的古时,因此地三面环水一面傍山,水深蜿蜒如带,山高陡峭如壁,是为易守难改的战略重地,故而成为人们繁衍生息的首选之地。在历代营造拓展中,拥有了政府、军队、学堂、商号、药铺等各项设施,曾经繁华一时。后来,这颗遗落在荆山褶皱,峡谷深处的珍珠,却因外面的社会高度进步,交通日愈发达,时代自然逃汰,演变得萧条、破败、衰落,直至被现代文明程序删减了它的其实存在,是以我们的卫星导航系统里,查无近年来承载着旅游盛名的"漫云村"。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这个地方,对于我们这群每晚最后一个动作是放下手机,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手机的"低头族",最为刻骨铭心的一件事情,该是因为山太深了,这里一点信号都没有,手机全部显示无服务。不过,这帮闲人也算洒脱,居然异口同声一个腔调:"没信号最好了,老板找不到,酒局找不到,正好山中静心一两日,管他山外十年动乱事!"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所以,这里的幸与不幸,不能一言的之。漫云,正因有此种被历史久久遗忘的绝地之境,在人们寻求心灵家园,渴望文明回归的当下,才被再次打开了重生之门,吸引了更多的眼睛来此探秘,更多的脚步在此驻足。
 
        于是,世界惊喜地发现,虽历经历史的繁荣,岁月的沧桑,漫步在青石板铺就的古村老寨,狭街窄巷,又能再次遇见这里原生态的生活习惯和居住环境,真实再现从前的慢生活。因为相隔遥远,现在依然无车无马的村落里,想收到的邮件很慢,想爱一个人需要用尽一生……
        我们驾车经过城门,沿着几乎仅够一车通过的山路,继续向山下的村子驱行。几分钟后,顺利抵达这条唯一进山之路的终点,泊车在村中最大一块平坦的场院,这个场院边上是一户屋檐下挂满金黄苞谷的古宅。因为一天里总是有阵雨降落,所以村中除了我们一行,再无其他游人的身影。因为我们的到来,天色向晚的村庄里,偶尔传来几声柴狗的吠叫,让阴雨天里的山谷显得更加寂静。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接下来,与时间一起,慢慢走近村庄,慢慢沉入其中,让我们逐渐了解,再多的战争,再多的劫难,小小的漫云村依旧为后人保留了山水天成的仙境,原始古朴的村落,从而为子孙成就了化石般的农耕文明,桃源般的世外生活,这些不朽的精神财富。
       这里,至今尚存200年以上的古墓12座,300多年古街道一条,400多年的古民居5栋,古树1棵,古造纸作坊4间,唐朝时期的古山寨3座。历经数百年传承,通过流经村旁的漳河附近的那些造纸坊遗址、村民们家家燃烧的木炭、随处可见的自制狩猎工具等等,无不佐证了村民们现在依然保留着古法造纸、烧制木炭、狩猎、土法捕鱼等农耕型文化技艺。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这个小小的村落集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与旖旎的自然风光为一体,闺藏在八百里南漳的大山深处,坐落在天坑型的半山腰中,一座弧形陡峭的山峦,紧紧包围着自东向西延伸的南湾、中湾、西湾三个部分。
 
        村中央有二十多栋古民居整齐排列,一律座北朝南依山而建。门前的一条古街道横贯东西,外侧以上万块经过打制的条石垒砌,似一条150米长的巨大青龙横卧山脚。这些仿南方徽派建筑的民居都有村民居住,而且基本上都是祖传下来留给嫡传子孙的遗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村民敖明贵居住的"老大门"、敖耀国留守的"花屋"。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据说"老大门"是漫云村鼻祖敖广万建造的,迄今为止已有400余年历史,应该是村中现存古民居中用料最为考究的大户。当年敖广万之子敖应宽育有6子,所以除了主屋,又设计了六间小户型样式,分别留给六个孩子。这些房屋按辈分高低兄弟长幼排序分住,整栋"老大门"为土木结构,一色青瓦,墙面以石灰粉涂白,山间墙上有蝙蝠状图案,四周用龙形云纹装饰。房屋均以巨型石砖砌底,大门都居房屋正中,进门需上七步台阶,门槛也是石质精刻,现在看来,历久弥新,光圆如镜,越百年依然彰显着当时房屋主人的显赫家世,建筑设计不仅实用,更是凸显族人团结一心的纯朴民风。这一连片古建筑群,虽已明显衰败,仍难掩最初的恢宏气势。因此,也让漫云村这一遗世独立的小村落蒙上更多身世之迷:当年的创立者是否因为逃难,避瘟疫,或者政治斗争的追杀,才最终选择躲避于这大山深处的呢?
 
        因为阴雨的天气,当晚我们取消了原订露营帐篷的计划,就近投宿村中标志性建筑"花屋"右侧偏房的农家客栈,现为屋主敖耀国的堂姑一家所有。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花屋"座落于古街道东端约150米的鼠山脚下,属村中较少有的座南朝北向建筑,刚好与古街遥相呼应。据说这座建筑时间不详的古宅,曾住着一位武将。房屋主墙外有凸显的门楼,青砖砌成,上有龙头飞檐,内饰雕龙画凤。大门处的石阶分为七步,历经百年,依然轮角分明,青色幽净。拾阶而上,移步大门,有厅屋宽敞高阔,两侧立有粗大圆形木柱,柱下有精致石墩。然后是天井,再然后顺9级台阶直上二层,有木制栅栏相围,两侧为厢房,中间是堂屋。"花屋"分为上下二层,大小房间计20余间。我们所主的右侧偏房结构与此大同小异。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无论是文字叙述,还是影像记录,有了"花屋",必然会有花屋边上的皂角树,这是不可错过的漫云村里最具灵性秀美的风景。花屋右侧10米处的这棵古皂角树,应该是与花屋的年龄相仿的。据专家测量,该树胸围3.24米,直径为1.03米,高达32米,占地约1.1亩。古树根系发达,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树势极为壮观。树北面还有两棵粗大的古柏,树冠有遭雷击断裂的痕迹,但逾200年风雨,依然生命力顽强。在树的北侧有一打谷场,场上放有一青石打制的石碾。当我们悠闲漫步到这里时,看见古树们象一把把巨伞伫立于村头,为漫云村的后人们提供了一个天然的聚集场所,想象着他们平日里在此或庇荫纳凉,或聊天小憩,或打谷推磨,那种与世无争的乡村生活场景,该是何等的怡然自得,逍遥自在啊!
!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因为有宽泛的两天时间,不大的村子,我们往返多次穿行其中,没多久就与村中不多的村民们面照不生了,他们待我们的态度不远不近,主客有别,亲切随和。村中逗留的时光里,我们的诸多所求,几乎必有回应。无干扰门前泊车,无拒绝农活体验,无条件开路导游,进院落房间拍照,登阁楼房顶观景,看着漫云毫无修饰的原始风景,听着漫云口口相传的动人故事,让身在其中的我们,好似回到了久别的老家,安全,自在,惬意!
听  漫  云
——————————
第 二 部
       与古老的漫云村一同从遥远过去走来的,除了古民居,古街道,古山寨,古条石,古作坊,古庙,古墓,古树等等印在人们的眼里,更有一些古老的传说与动人的故事刻在了人们的记忆中,这些物质的与非物质的遗产,宛如每天清晨与薄暮间,从紧邻村边的母亲河漳河中冉冉升起的云雾一般,亦真亦幻,诗意浪漫,可以置身其中,可以置之度外,恰如漫云人生。
 漫云村名的演变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据传,时间回溯到八百至一千年左右,这个山谷里住着的大多是马姓人家。家族势力日渐强大时,马家掌门人萌生了称王称帝的想法。不仅在村落四周修筑了完善的防御工事,在通往山外的路口,即现在进村的必经之地的"城门"处设置关隘,而且还招兵买马,组建部队,在距城门北三百米外的牛山与官帽山交汇处修建了宫殿,自立朝廷。
 
       在这个小朝廷显赫稳固时期,有一种残忍的风俗,即身份高贵的人去世后,会用童男童女陪葬,将坟墓封死之前,里面放有少量食物,两名小孩先是有吃有喝,后会因空气缺乏窒息而亡。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马家掌门人去世后,当时的朝廷官军大举进攻,破了天险,征剿的过程中,将马家小朝廷里的军民悉数杀绝,无一幸存。一时间,那个古老的战场上,尸骨如山,坟茔遍野。于是,后来有人将此地叫"墁茔"。在村口那棵古皂角树北侧20米处的小山坡上,一座座西朝东,光绪年间的古墓碑文中有明显的"墁茔"二字。
 
       也有人更多的记得,当年马家军在山谷中到处屯兵扎营,所以此地也曾被唤作"漫营"。
 
        至于如今被明文确立的"漫云",则完全褪去了战争撕杀的痕迹,皆因山中云雾缭绕的秀丽景致,纯朴民风的浪漫气息而得名。
 偏头山传说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站在漫云"花屋"门前,抬眼可望见东面壁立一座山峰,山尖偏向西部,山脚落于漳河流域的挑水河边。
 
        有传说是玉皇大帝巡游至此,见青山绵绵,碧水淙淙,便想在这里歇歇脚,顺便留下一些神奇给这一方子民。却不想看上去巍峨的高山原是一座空山,刚一坐上去,山头就被压偏了,玉帝一怒之下,驾祥云神游离去,空留一座偏着脑袋的山头。
 
        还有一种说法,是祖师爷真武大帝当年来凡间寻找道场之地时,路经此山,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便落下祥云,想一探究竟。不料刚一落脚,此山山头便偏向了一边,闪了腰的神仙旋即驾鹤而去,终是将道教圣地建于了武当金顶。
 鼠山的风水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沿着进出村子的唯一土路,到达村中央时,最抢眼的应该是那座花屋以及屋后酷似老鼠的那座山。
 
        那屋那山还有那段玄妙的传说……
 
        位于村中东部的鼠山对面几十米处,有形似头牛的小山,因古时历来有"鼠牛相亲必发子孙",所以鼠牛山旁的中湾村敖姓家族人丁兴旺,财源茂盛。因两山对接处恰好安放一碾米的石碾子,便引得鼠山常常在碾盘里偷米吃,而偷吃了中湾村大米的老鼠却把屎尿都拉到了南湾村,于是,天长日久之后,南湾村的王姓人家日渐发达,而中湾村却有了败落之势。为了破解这个天机,中湾村人请来风水先生,得一妙法,建一栋住屋,压住伸向碾盘的鼠嘴,让其再也张不开那张贪吃的嘴巴。
 
         说来神奇,当这栋大屋落成之时,这座山靠近房屋的山坡上,淌出酷似血水的浆液,一直不停地流了月余方才止歇。而鼠尾处的南湾村受此风水破坏,村中王家竟真的败落,只好另择山地而居,特别是那眼不论旱涝天气,总是不溢不落的泉水也渐渐干涸无水了。
 
        时至今日,整个漫云村的三家姓氏中,敖姓傲占70%,王姓占20%,都姓占10%。这种家族分布现状,不知是否真应了传说中的玄机。
念  漫  云
——————————
第 三 部
       除了老人们口口相传的有趣传说,漫云村村民更愿意讲述曾经和正在身边发生的故事。
 
        我们一行的晩餐,是同行的顽主提前在村支书敖光政家预订的,这是一顿真正的农家风味,完全的漫云特色。来这里,在他家用餐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晚饭后,就坐在敖支书的饭桌前,听他讲故事。上世纪初,村中曾经有一位目前老人们见过的最大的能人,他号名王方柏,早年参加正牌国民革命军。后参与解放宜昌、当阳、远安、阳坪等战役,曾任职宜昌区委书记。土改时,被打成地主,遣回巡检司劳改,最后回到漫云村务农,生活艰难,一天上山采黄姜时,不幸从马鬃岭山寨的城门处失足,摔亡于漳河河滩。
 
        故人去,往事已,唯留嘘唏。村中人每每提及村中往事,总会对他怀念一番。敖支书接下来讲述的,偏远山村村民与一个贫困家庭互助互爱,一个乡下孩子勤劳孝顺的真实故事,更是令我们感动不已。
 
        漫云村原本有两个生产小组,其中一个在离村3公里外的西北山岩上。那里的居民后来基本上都搬下山来,或者出外打工,最终只有王国忠夫妇留守山中老屋。2013年2月的一个深夜,王国忠在火塘边突发脑溢血,敖支书得知消息后,摸黑叫醒全村留守不多的几名壮劳力扎担架上山,完全靠人力交替上阵,拚尽全村人可用的全力,在深夜,轮换着腰背肩扛,奔波几十里山路,将病人抬下山去救治,最终,保住了王国忠的生命。
 
        这种疾病,对于一个收入来源极其有限的山村家庭来讲,可谓是没顶之灾。除了王国忠夫妇在家种植玉米土豆等农作物的微薄收入外,就是当时18岁的儿子王波在外打工的工资,生活本来一直就不算宽裕。即使如此,当父亲病情稳定后,返回山下居住时,儿子先是努力挣钱,买了一辆麻木车,教母亲学会驾驶,方便带着病中的父亲看病,或者不时带他出山去镇上散散心。后来,为了减轻母亲的劳累,已经习惯城市生活的王波,更是放下一切,回到山里,当起了养羊专业户,时刻陪伴在父母身边。要知道,这是一个除了户户通电视之外,无网络,无信号,无娱乐,无自来水,无公共交通的闭塞山村,而回乡青年王波,正值二十岁花季。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当我们在第二天返城的山路上,遇见一个衣着灰旧格子衬衫的男孩,挽着一位行动不便的男子在山中慢行,同时进行一些简单的康复锻炼动作。虽然从未曾谋面,我们还是一眼就确认了,这是王国忠与王波俩父子。二十岁的王波目前是村中唯一留守下来的年轻人,这个正好与我儿子同岁的大男孩,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显老不少。他在回应我们关切询问时,那腼腆的,带有一丝戒备的神色,让我心疼,久久不能释怀。
 
        在与村支书闲聊间,曾将多年以来搁置在心底的一种疑惑向他讨教,"总会在大山深处望见半山腰上,有一些房屋孤零零她散落在密林之中,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搬到相对集中方便的村庄居住,非得守在极为不便的原地呢?"敖书记听后呵呵笑着说"故土难离,祖屋难舍,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土窝,这是山里人一种固执的情结。"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或许,拥有这种情结的人,正是我们精神家园的守望者。是固守?还是撤离?从人性的本质而言,无论何种结局都是无奈的,甚至是残忍的。
 
        曾经组织一帮木工,在上海打拚过几年的王立经,站在暮色中的花屋前,指着空荡荡的漫云古街道告诉我们,几年前,这个村子还有山上山下两所学校,每当傍晚,孩子们放学回家,满山沟里都是孩子们嬉闹欢笑的声音,那些声音让人踏实,充满希望,让人活得有奔头。但是现在的村子,除了老弱病残,平时几乎看不见一个孩子的身影,有的家长,在孩子上幼儿园时,就离开村子,到县城租房陪读去了……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作为漫云村的当家人,敖支书看着这些现实状况,一方面为村民们对古民居古村落保护意识、旅游意识的提高而欣慰,一方面又希望上级能尽快落实村中自来水建设,电信部门建立完善的通讯系统,还有进村公路改造,构建和落实合理的旅游开发项目与办法,改变村庄日愈没落的颓废趋势。
        印象深刻的,还有村中的那些几乎不对人吠叫的狗,俏皮的顽主欢喜地将它们唤作"中华田园犬"。说到漫云村的这些不回避生人,不招惹游人的狗,强烈感动我们一行人的欢欢,是其中最最特别的一只。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黄色皮毛的欢欢,是花屋里的姑爷王立经养大的。它看起来要比其它的狗狗更沉默,更柔顺,神情象它的主人,总带有一些若有所思的忧郁。欢欢是一条只剩两条半腿的狗。据主人讲,缺失的左前腿,与受伤致瘸的后右腿,都是被村人安放在野外狩猎的兽夹所伤。欢欢那次受伤,是王立经给它做了几次手术后,才完全痊愈,保住了性命。从此后欢欢与它的主人形影不离,主人的话语心思不仅悉数通晓,更是尽心体贴。这动人的人狗情谊,在第二天我们一同登临村后马鬃岭古山寨的过程中,一次次敲打着我们之前对土狗不值一屑的轻视。
 
        为了探访传说中,那些盛产土匪的年代里,村民们在马鬃岭山顶修建的避难所"人寨",也为了能站到村庄对面的至高点,俯瞰漫云古村的全貌,所以我们力邀欢欢的主人、较善言谈的王立经为我们向导。上午8点,天高云淡的晴空下,七人一狗从村口古皂角树下出发,向海拔六百余米的马鬃岭而去。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上山的路上,王立经带着弯刀,一路披荆斩棘,为我们清理乱石间的灌木杂草。王向导很有经验地向摄影师们介绍着树木遮避之外的好风景,为了方便摄影师取景全方位画面,他会敏捷地跳到陡峭的山坡,挥刀砍下一些遮挡视线的枝柯杂树,当我们在山路上或惊叫或制止他的行动时,因为腿脚不全,行动受限的欢欢正忙着寻找合适的路线,快速奔到主人身边,一刻也不远离。
 
        或许因为我们一行被主人用心照护着,所以欢欢在跟随着他主人的同时,一路上也一直不停地用它的方式,默默地向我们表示它的友好与关心。上下山的过程中,欢欢无数次地等在路旁,等它主人的客人一个不落的前往,返回,直到我们达成愿望,于山顶处探古山寨遗址,眺漫云村全貌,最后,心满意足地回到皂角树下。这时的欢欢完全放松下来,静卧在它主人的脚边,也就是这时,我们才发现欢欢左前残肢前端的皮毛上的斑斑血迹。原来,这只忠犬一定是在山路上,用它的残肢上窜下跳,顾全着我们的时候,被那些尖石所创,而它一声不吭的忍受,竟让我们都忽略了它的奔波是最易受伤的……
 
        漫云村之行,让我心心念念的,除了那里的人,那里的狗,还有漫云花屋阁楼里的那一夜。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漫云村的夜,仿佛是从定格一张照片开始的。我们一行在暮色中从村子里回到书记家准备晚饭时,看见书记家山墙东角的邻居,也是敖姓的老俩口正闲坐在一处山坡与老宅之间形成的狭小平台上,将暗未暗的山色将远山与人字形的瓦屋剪影得犹为生动。对于这一幕,简白当然不会错过。他侧身向老人走去,请求他们打开房门外的电灯。一束暖黄的灯光在土坯房的屋檐下亮起,咔咔咔几声快门响过之后,极具简白特色的影像被他收纳镜头里。当我们收拾相机向老人感谢告别时,勤俭的妇人举手又关掉电灯,霎时,夜色便聚拢过来,包围了我们。山里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完全黑了的夜里开始下起细密的雨。秋雨稠,瓦檐轻。想起小的时候,我就住在与这里民居房顶极为相似的瓦房里。那瓦片也是一面凸起一面凹陷,鱼鳞似的一字排开来,覆盖于灰色的屋顶之上,呈现出最为古朴素雅的样子。这样的瓦房仿佛很容易勾起人们的怀旧情结,因为它赋予我们的不但是一个穹顶之下的家,更是我们盛放灵魂的安心之所,还有对故乡的那份深深依恋。这一刻,我真的想念我那万水千山之外的老屋和老屋里的童年……
 
        白日里穿行于外形古朴原始,实藏典雅秀美的漫云古村,夜宿整洁精致,名号浪漫的漫云花屋,被清晰动听的天籁环绕,被漆黑宁静的夜色包围,从二十一点三十分开始,夜就进入了美梦。简白感叹道:"都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这么干脆这么早就睡觉的。"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睡在花屋偏房宽敞的木制阁楼上,我只觉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女子。那一刻,我的心,清静,放松,不追求任何意义。山村里静到极致的夜晚,仿佛可以感觉睡意正凌波微步涉水而来。同行的伙伴们在邻床或者室内支起的帐篷中进入了舒适的沉睡中。室外的小雨打湿了山里的夜,更滋润了我的梦。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好漫长的一场沉睡之后,醒来,睁开双眼,世界与没睁开双眼一样,完全失去了"看见"的意义。只听见几声"中华田园犬"远远传来单调的叫声,身边无处不在的织娘还在不辞辛劳,依旧无休无止温和地叫在同一个频率之上。这些声音清晰干净,毫无鼓噪扰梦之恼。如果说在寂静、黑暗的几乎失去任何参照对比功能的夜里,还能有清楚的界线,划出温暖的宁静与绝望的死寂,那么,我比任何时候更深刻地体验到了"天籁之音"的无限美妙与动人。
 
        透过手机的光亮,我看见那一刻的时间是3:35。不得不说,山里的夜真是漫长。以为沉沉睡了好久好久的一场睡眠,其实只是这夜的一半。想着城里永远也不够睡的那些困倦与疲惫,脑子里蹦出一个想法"这样的生活才叫真正的世外桃源啊"。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这就是我们感受到的,能触摸到温度的漫云村民风,纯朴得如我们看见的漫云村风景,真的是于方寸间,见清远,无有穷尽。
 
    我想将漫云村之行,我们的欢喜,感叹,困惑与无奈,暂时驻笔于此,我想掩卷,然后再次回首,再次回到从前慢,"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
分割线
——————————————
下面请看图片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图文丨【探秘南漳400多年古村落——闲走漫云三部曲 】 - 简白 - 襄樊简白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