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圆心角的博客

修身洁行,言必由绳墨。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人只有时刻保持着幸福快乐的感觉,他才会使自己更加热爱生命,热爱生活。只有快乐,愉快的心情,才是创造力和人生动力的源泉,只有不断自己创造快乐,与自己快乐相处的人,才能远离痛苦与烦恼,才能拥有快乐的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缅北地方势力的中文舆论战》(2013年)  

2013-02-22 13:52:49|  分类: 社会掠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讲统一”、“讲民主”已经成为缅甸政府的舆论特色,各种中文网络里也不乏其支持者。但如何实现和平统一下的民族平等民族自治权利,国家宪法宪政下的统一,要求落实民族、地方的民生民权,政府似乎还举步为艰;另外,缅北各种特区政府也拿不出比中央政府更民主的政治纲领、蓝图、路线和方法,以争取自身民族、地方合法权利。于是,各方往往会因为意见不和,利益不均而大打出手,却还不断制造舆论攻击对手。

                                                            缅北地方势力的中文舆论战

                                                                                       尹鸿伟


        与中国云南省接壤的缅北地区正在面临旷日持久的军事冲突问题。美国的部分众议院、参议院代表此前表示,解决缅甸的民族问题要尊重中国的意见。
        1月20日,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访问缅甸,在仰光拜会了缅甸总统吴登盛,双方重申将共同致力于维护中缅边境的和平与稳定。这些情况显示了中国与缅甸的关系仍然举足轻重,同时中国对缅甸的情况变化持续关注。
        最近几年里,在中文的互联网上,各种各样有关缅甸的网站、博客及微博越来越多,引起了许多中国人的关注,甚至中国的官方媒体也不再回避这些政治上敏感的话题,显示出缅北的民族冲突问题已经让毗邻的中国无法回避。
        “我注意到的缅甸中文网站主要是非缅甸政府官方的,尤其毗邻中国的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第二特区(佤邦)两个特区是重点。”生长于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说,“由于他们能够传播信息到外界的电视报刊等传统媒体几乎约等于零,网络自然成为首选媒介。另外,掸邦第四特区(勐拉)一直未见有知名度的中文网站、博客或微博,而克钦邦第二特区也是2011年6月爆发武装冲突后才陆续大量产生。”
        目前,人们似乎更加关注正在进行的缅甸克钦邦战事,而战争的部分真实面目也通过中文的网络不断传递、更新,使有兴趣的中国网民对缅北的情况不再云中雾里。

                                                                                      果敢事件始引关注


        过去数年来,缅甸政府军与缅北少数民族的冲突越来越激烈,各种情况也不断得到网络和媒体的传播、报道。
        从2009年4月起,缅甸军政府就开始向国内所有民族武装力量进行新一轮施压,要求后者一律把军队改编为边防军,并接受军政府的官员监管。但到该年6月底,在13支主要的民族武装力量中,已经有8支明确拒绝了军政府的要求,其余处于观望与谈判中。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一路上翻车,碰车,男人找不到老婆,老婆找不到孩子,车声,哭声震彻半个天空,惨不忍睹”地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当地的食品、住宿一时间价格暴涨。随后数日情况略有好转,缅方边民逐步被中国政府遣返。
        经过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的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持续的枪炮声再次引发缅方数万边民持续涌入中国境内,同时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另有14名中国边民在境外躲避战火中伤亡(其中1死13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率领忠实部属再度出走藏匿,缅甸政府军则完全接管果敢,并支持原特区政府副主席、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出任新的果敢特区领导人。同年8月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缅北地方势力的中文舆论战》(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被缅甸政府军攻克后,果敢国门上的中文已经不复存在。尹鸿伟/摄)



        而所有这些正在发生的情况,都在外界公众的关注中。除了传统媒体记者对这些事件的密集报道,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更刻意提出自己的主张,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缅甸的官方用语主要是缅文和英文,个别少数民族如克钦、掸族也有自己的民族文字,但在缅北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形成中文被普遍使用,当地也一直存在着大量的中文学校,同时与中国方面的往来非常密切。对于这些地区而言,与中国的交往远远超过与缅甸内地的联系,政治、经济方面受中国的影响也远远大于缅甸,同时在缅北与云南省之间至少生活着10多支同族同源的跨境少数民族,因此一旦当地有大事件发生,人们自然就会希望获得中国方面的舆论关注。
        “缅北各种民族大量使用中文的原因并不复杂,而且中缅边境地区学习、使用中文的人一直都很多。”边民表示,华人华文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有“果敢论坛”影响较大,一些果敢QQ群一直很活跃,象“果敢在线”这种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功能,只是偶尔浏览。
       “2009年8月‘果敢战事’期间,果敢论坛及其相关QQ群是活跃度影响力达到巅峰状态时期,反对或者支持彭家声的舆论都大量以中文呈现在网络上,同时也有一些媒体参与报道,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中文舆论战。”他说,“2011年10月‘湄公河惨案’发生前,第二特区佤邦一直是以‘佤邦小苏’个人博客最为著名。直到湄公河惨案发生后,佤邦官方的‘佤邦新闻局’博客和微博才进入公众视野,但比佤邦官方微博知名度和影响力大得多的却是一个叫做‘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
        边民表示,“果敢在线”和“佤邦新闻局”显然有地方政府官方背景,其它的则是民间机构、团队,“他们主要都是为特区政治服务,公关舆论是主要运作方向”。
        但从这些网络传播的文本分析中,可以看出典型现代汉语的语汇语法修辞特征及思维、表达习惯,即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的发布网络舆论信息,其操盘手显然中国人是主力。
       “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还不是主流。”边民说,“尤其2009年果敢战事之后,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包括军事介入,其中与果敢和佤邦相关的舆论较为典型。”

                                                                                       克钦战事加剧升级


        2011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而大举进攻,理由却是为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显示了“中国因素”的存在。
        此后一年多以来,将全副武装的士兵和各种战争物资尽快运往前线,投入那里时刻进行的战斗已经成为缅北克钦邦地区的一种常态。在克钦邦的山区里,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的新一轮武装冲突一直没有停息,人员死伤、难民流离……各种战争副产品的陆续增加让国际社会担忧不止。
        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之间的最后一次协议停火是1994年,至2011年已经长达17年,为何双方又大打出手呢?这场战争不仅仅影响了缅甸国内的局势,还影响到了国际形势,除了中国继续坚持不干涉缅甸内政的政策,美国对亚洲的战略目的也逐步暴露出来。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如果没有外国力量干预,缅甸政府和克钦族都无力自行解决其中的矛盾,即战火短期内不会熄灭。
        一边是战场上的生死搏杀,另一边则是网络上的舆论较量。情形与果敢事件期间既有相似之处,又有升级的态势,由于不断出现炮弹、军机误入中国领土领空,大量难民不时出入中国边境的情况,使得中国的媒体和网络舆论更加关注克钦邦的战事,许多战地记者和网络写手在其中备受瞩目。由此,缅北各派政治势力以中文方式进行的舆论战再度展现在公众面前,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声音更加强烈,也成为外界了解当地情况变化的一大途径。
《缅北地方势力的中文舆论战》(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守卫中缅边境口岸的克钦独立军士兵。尹鸿伟/摄)


        不过,在这些与缅北相关的博客、微博中,也呈现出鱼龙混杂的实际情况,而边民也不断在网络上对他们进行“打假”,成为一系列网络轶事。
        边民表示,自己出手打假“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是因为该ID明明是中国人(或中国人团队),在运营中却冒充为“佤邦女子”欺骗公众,害得不少中国国内媒体信以为真并采访该ID,传播了许多虚假信息。
        “打假‘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因为它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更因为它明明是中国人运营的微博,却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政治关系。”他说,“打假‘果敢促进会’,则不仅因为是中国人在运营这个微博,更厌恶其文革思维与表达方式,什么‘打着红旗反红旗’、‘用民主自由口号恶心中国政府’之类。”
        边民认为,这些“假缅甸特区人”帐号所发布的大量信息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还对中国有害,特别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宣扬国际阴谋论,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比如宣扬果敢人不但是汉人还是中国人,以同情和支持同胞为理由诉求中国政府武装干预或中国民间志愿军参战;比如宣扬缅甸克钦与中国景颇同族同源,支持中国景颇族志愿军跨境参战,将民族自治保卫战上升为国家战争”。
        目前,2011年3月新生的果敢自治区除了自身发展的压力,还必须面对前领导人彭家声及其部属的力量存在,后者目前正在其他民族武装控制地区卧薪尝胆,并设立了“8.29果敢族耻日”,随时透露出“打回果敢,报仇血恨”的信息。尤其近期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的战斗如火如荼,果敢新旧政府的两方传统势力还借机不断通过一些中文网络进行“舆论战”,已经成为一大斗争特色。
        2009年8月彭家声逃离果敢后,他和时任果敢同盟军总司令的亲兄弟彭家富便被缅甸政府通缉,虽然有消息说2011年底总统吴登盛已经对其特赦,但缅甸官方一直没有正式发布过通告,这也成为相关网络舆论的一个重要话题。
        目前彭家声部对外仍然称“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部队番号为211旅,兵力估计1000人左右,司令员为其大儿子彭德仁。事实上,中国国内有部分人非常同情果敢同盟军彭家声部,因为其是唯一一支以汉族为主体的缅甸地方民族武装,这是缅甸其他民族武装所没有的优势。
        “彭家声势力仍然想以武装斗争的方式返回果敢,成功率已经微乎其微,因为他在战场上的敌人其实不再是白所成,而是缅甸政府军了。”一名中缅边境问题权威人士说,“现在以白所成为主席的果敢自治区的情况已经得到中缅双方政府层面的逐步认可,况且没有人希望果敢再出现战乱了。”
        至于网络上那些舆论造势,该权威人士表示“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形不成什么影响”。

                                                                                       中国态度处之泰然


        目前,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网络帐号”并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边民则称“没观察到删帖封帐动作”。
        “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了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已经影响到。”他说,“中国保持中立并努力进行和平外交,同时发扬人道主义精神,救济战争难民避免发生人道主义灾难为上策,武装介入显然不是一个负责任大国所应该干的。”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很大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制造舆论,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原因是什么呢?
        边民表示,作为历史上、文化上及现实利益与中国难以割裂的缅北地区,他们对中国政府喊话诉求援手不是不可以,但不能喊话中国武装干涉卷入战争泥沼,拖中国下水;即把缅甸境内的民族之战自治之战升级成中缅国家之战,显然完全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绝大多数民众也不会支持。
        “诉求中国作为邻邦大国积极介入,和平斡旋政治解决才具有现实可行性。”边民说,“这些特区的网络舆论方向策略应该是:以和平(国家和平、民族和解)为最高诉求,权利落实(民族自治权、地方自治权)和‘彬龙协议’合法有效性落实为具体主张,这也是对全世界喊话放之皆准,博得各国同情与理解的价值通行证。”
        《彬龙协议》是1947年2月12日,掸、克钦等缅甸少数民族和缅甸预备独立政府共同签署的,条约规定各个少数民族地区在国家政治中享有充分自治,并且各个少数民族地区人民享有民主国家公民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和特权。 
        目前,有关果敢的网络舆论仍讲“果敢历史上是中国领土,果敢人就是汉人”,边民认为“属于陈康烂谷子没大用,事实上现在果敢就是缅甸领土,果敢人就是缅甸国民”。他说:“现在全世界都承认果敢同盟军旧政权一去不复回,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缅北地方势力的中文舆论战》(2013年) - 尹鸿伟记者 - 尹鸿伟的新闻博客
 

(缅甸华人小苏,一位拥有众多粉丝,也备受争议的网络人士。图片:小苏博客)


            近年来,“讲统一”、“讲民主”已经成为缅甸政府的舆论特色,各种中文网络里也不乏其支持者。但如何实现和平统一下的民族平等民族自治权利,国家宪法宪政下的统一,要求落实民族、地方的民生民权,政府似乎还举步为艰;另外,缅北各种特区政府也拿不出比中央政府更民主的政治纲领、蓝图、路线和方法,以争取自身民族、地方合法权利。于是,各方往往会因为意见不和,利益不均而大打出手,却还不断制造舆论攻击对手。
        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的冲突发生后,“101突击者”、“缅甸华人小苏”、“红军哥哥”和“斯文的大相”等中文博客以不断报道、评论缅北局势而获得众多网友追捧。
        对于目前还在热心于煽动中国景颇族跨境缅甸克钦邦参战的网络舆论,边民强调“景颇族是中国人,国家武装冲突跟民族矛盾冲突不是同一回事。再说了,克钦有亲英美历史传统,跟中国还真沾不上什么亲戚,那种称‘中国解放军隔岸观火袖手旁观’的论调想达到什么目的?对谁有利?”。
        “佤邦现在小日子还过得去,不宜总宣扬什么‘唇亡齿寒’四处插手引火烧身,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都严重到战争程度,喊话无用求援无人,该反思反思了。”他说,“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八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网络新瓶尽装旧酒,只会成为笑料。”
        显然,以往那种花大钱请作家写手写书办报刊作为“大外宣”主要手段效果很差,成本高传播窄,基本是自说自话自绝于世。边民认为缅北各个特区应多办网站多开微博,英文中文一起上,告诉中国告诉世界。
        “从舆论和公关角度,首先要擅用和善用网络,其次要抛弃陈旧落后意识形态,换思维换方法换话语。斗争不是只有武装斗争暴力冲突,和平斗争也是斗争,公关外交政治斡旋何尝不可以求生存发展,维护民族地方利益?”他说,“光打悲情牌、民族血缘文化牌已经不够,不但西方国家,连中国也开始警惕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了。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
        目前,中国政府似乎没有摆出任何姿态准备介入这些民间自发的政治活动,但中国的一些网民已经开始关注和接纳这些事实上的存在。不过,当网络成为全人类日常交流信息的工具,所有发生的这一切都将成为常态。
         (注:本文部分章节刊登于新一期《凤凰周刊》:《中国互联网上的缅北舆论战》。)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